這個老闆講紀律 員工包二奶就革職

招桃花   斬桃花   包二奶

為了持續擴大規模,吳金鹿開始與大哥長子許廉凱,拎著一卡皮箱去歐美氣門嘴大廠,尋求可能的合作機會,「去美國大廠Schrader、德國ALLIGATOR時,大家以為六暉還是製造半成品的小廠,不避諱地帶我逛產線,也解說原料與設備,我邊聽邊努力記起來,模仿西方大廠動線管理與機台購置。」

大哥、二哥退休後,2009至2011年輪由老三許進當董事長、吳金鹿當總經理,2012年起5兄弟推舉吳金鹿出任董事長、許廉凱接掌總經理,去年3月,許廉凱因身體不適退休,吳金鹿再兼任總經理。

擔任董事長後,吳金鹿欲帶著六暉跨出中國赴印尼設廠,起初被反對,「哥哥們認為深耕中國許久,何不繼續擴廠中國?」但吳金鹿認為,中國薪資高漲,加上印尼是東南亞人口最多國家,已有不少輪胎廠去插旗,「要是錯過這一波,機會就會漸漸流失。」設廠3年後,印尼廠就開始賺錢,六暉在當地輪胎市占從70%成長至95%,成為新的金雞母。

六暉董事長吳金鹿(右)常常廈門、昆山、印尼、台灣來回出差,認為要勤跑第一線才能掌握最新狀況,左則為廈門廈暉廠總經理許瀚元。

六暉董事長吳金鹿(右)常常廈門、昆山、印尼、台灣來回出差,認為要勤跑第一線才能掌握最新狀況,左則為廈門廈暉廠總經理許瀚元。

跟六暉從父執輩合作至今的建大董事長楊銀明說:「六暉氣門嘴可以做到密不通風,穩定度高、不良率低,加上吳董(吳金鹿)積極認真,即使身為董事長也常常親自飛中國、印尼看廠、盯廠,堅持眼見才是真,所以建大長期找六暉供應。」

吳金鹿不僅自己親自巡廠,也要求高階幹部比照辦理,六暉員工透露:「曾有高階幹部覺得這樣太累吃不消而離職。」

嚴以律己的吳金鹿也極重視紀律,他要求外派員工不得包二奶,若有感情與財務糾紛,不論職級,一律開除。

接任總經理與董事長15年來,吳金鹿不斷自省,他坦言:「第1代難免守成,但這2年我腦袋一直在改,過去我做事太嚴謹、評估太久,錯失不少商機,比如有人建議我進攻能源車電子零配件,我不敢冒進,現在不願放棄任何機會。」

2015年,六暉切入結合電子胎壓計(TPMS)的氣門嘴,吳金鹿的大兒子吳科里也進入台灣總部擔任TPMS的業務開發。對於第2代的接班規劃,他說:「還沒決定,時機到了,會按照往常重大決議一般,由6兄弟投票決定,我不一定會投給我兒子;但要拿到我這一票,紀律是關鍵。」

郭定陸老師

參考資料:https://www.mirrormedia.mg/story/20170805bus005/